您的位置:首页>> 企业文化>>文化生活>>赵银刚作品——《雪天日记》
赵银刚作品——《雪天日记》
作者: 赵银刚 来源: 气化车间 时间:2018/1/9 9:14:01 点击:1517

久违的雪下了,冬天忽然变得可爱,任谁都喜欢。窒息了太久,出了门赶紧深呼吸,大口释放,心里畅快。雪很厚,一脚踩下去,鞋子没了。麻雀机灵,在枝头东跳跳,西看看,就是不下来,怕陷进去。

雪来了,雾霾不见了。一觉醒来,天空明亮,世界任由打扮,美丽纷至踏来。瞧!汽车头上一茬冰溜子,是谁梦里的哈喇子?到处戴上了雪帽子,空调的方帽,树枝的线帽,路灯的圆帽,广场上的熊家二兄弟戴上了熊帽,当然光头强也有一顶。“雪是大地的情书”,老天爷务实,冷了就送床被子,雪大被子厚,地姑娘拒绝不了。一旦盖上,心就化了,自此天地交融,分不清谁是谁了。瑞雪丰年,来年的幸福果大大的。

雪人堆起来了。瞧眼前这个,三个酒瓶,头上一个当帽子,两个斜插成了胳膊,碎烟盒子嵌成了眼睛和嘴巴,还叼了根烟抽,抬头一看,某某烟酒行。理发店老板则把雪人堆成了姑娘,金色长发飘飘,身材凹凸有致,冰美人身姿绰约,是想多挣些生意。孩子的雪人幸福满满,帽子,围脖,手套,外套,自己有的,雪人也要有。

马路上车少的可怜,人却一下子都冒了出来,红绿灯大概可以休假了。外卖小哥挎着包赶着步子送餐,怕是赶不及了。快递小哥的三轮倒是稳,不过也是慢悠悠的。时间慢了下来,路上瞅见养眼的,可以多瞄一会儿,一对一对的,就一起白头,多美好的事。

大雪封天,自扫门前雪吗?当城市里好多地儿还是“蜀道难”的时候,一条小径却缩短了大伙回家的路,从公司到生活区,厂里安排了专人清雪。小区也有好事的大爷加入物业清雪的队伍。想想,这个冬天并不太冷,在未来的某年某日,我们应该还会记起今年的这场雪。

新宝娱乐平台 版权所有